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馆内动态 >> 正文

喜迎建校六十五周年 图书馆读者俱乐部校友风采录(二)

来源: 发表时间:2020-12-22 14:32:55浏览次数:字体大小: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六十五载春华秋实。在喜迎山东政法学院建校六十五周年之际,图书馆推出读者俱乐部【校友风采录】为建校65周年献礼!

个人简介

程振中,山东邹平人,山东政法学院99级学生,2000年加入读者俱乐部,现任山东格橹特康复器具有限公司大区经理 。美国学术出版社曾在2019年1月为其出版过诗集《瀑布的魅力》。

生活分享

中国这么大,我们去看看

环中国行游记

作者 程振中


2019年流火的8月,我们公司的几个年轻人确立了一个小目标:开着车,围着中国绕个圈,看看远方的风景,同时也宣传宣传企业品牌。毕竟中国这么大,我们应该去看看,于是这场说走就走的旅程就这么愉快地开启了。


由于工作安排原因,有两位同事提前赶到了呼和浩特,而我的旅行是从北京西站南广场东开始的。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名,同一个名称里面包含了“东西南北”四个方位,而此时的我站在这里,我的名字里又有一个“中”字,那可真是“东西南北中”都齐全了。我想这在中国也是绝无仅有了吧。


次日清晨,赶到呼市跟两位同事汇合。发现旁边有家卖骆驼肉馅饼的。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有机会品尝骆驼肉呢。这馅饼吃起来口感确实不错,我暗暗在想:吃了这骆驼肉的馅饼,以后过沙漠都无所畏惧了。


呼和浩特的清真大寺,这是呼市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一座清真寺,也是当地穆斯林的宗教中心和思想寄托,漫步在这座清真寺里面,让人感觉心静神清。而且这里面是不用买门票的,这一点让人感觉比佛家寺庙要少一些铜臭气。


看完清真大寺,我们的脚步紧接着来到了附近的大召寺。大召寺门前铺满阳光,我们的耳畔布满佛音。我们此次环中国行山高路远,祈祷佛祖能保佑我们一路平安。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吟唱着流传千年的歌谣,我们驱车赶到了敕勒川。这里与想象中的大草原不太一样,缺少了古歌谣中的意境。但即将离开的时候,映入眼帘的这群野马弥补了我们对这片古草原的些许遗憾。

眼前的这片沙漠——响沙湾,位于库布其沙漠的最东端。这里的沙子,你如果坐在沙顶往下滑,沙丘会发出轰隆声,轻则如青蛙“呱呱”鸣叫,重则像汽车、飞机轰鸣,又似惊雷灌耳,身临其境,仿佛是沉浸在一曲激昂澎湃的交响乐里面。

随手抓起一把沙子,沙子又慢慢从指间溜走,就如这时光、这宇宙,你留是留不住的,只有把握住现在所拥有的,你才不虚此生。

说到这里,不赋诗一首哪能对得起这大漠风光?于是,便诞生了下面这首《征尘》:

佛曰/眼前一粒沙/可以参透世界/手上一片叶/可以悟成菩提

可我不曾/遁入空门/我参不透/沙粒中的尘世/我只能/把这脚印/撒遍南北东西

可我不曾/皈依佛祖/我悟不到/绿叶中的菩提/我只能/把这感慨/写进远方和诗

但我/不会停止追寻/生命的意义/所以/地平线的那端/你只会看到/万里征尘/背影依稀

告别库布其沙漠,我们继续前行。眼前的这条公路——京新高速,在中国最美的十大自驾游公路里面排名第三,也是世界上最长的沙漠高速公路,迄今为止仍没有全线通车 ,夏日金色的沙土一望无际,美景尽揽眼下,无尽的戈壁滩,沙漠,草原,冰川,河流,置身梦幻之中也无法去形容这条公路带给自驾爱好者的感受。此情此景,唯有一首五言绝句可以表达心情:荒原疾行车,天高地又阔。远方路迢迢,千里眨眼过。

途中小憩片刻,看到京新高速旁边有一片胡杨林。关于沙漠中的胡杨树,有一个传说是这样的:一棵胡杨树,在这个世界上要存在三千年,活着一千年,死了站着不倒一千年,倒地之后不朽一千年。这不仅让人感慨时空之久远,生命之顽强。这胡杨树,是大漠中的传奇之树。

2019年8月16日,这一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这一天,我们凌晨从内蒙古黄河大拐弯处的河套平原出发,在京新高速上沿中蒙边境线一路向西,驱车1300公里,终于在晚上八点赶到了新疆的哈密市。是的,你没看错,就是产哈密瓜的那个哈密,我们就是冲着哈密瓜去的。不过放下哈密瓜的话题暂且不提,你先看看这天,晚上八点跟山东下午四五点似的。

到了新疆哈密,如果不提哈密瓜,那就等于是诈骗。

如果不亲自品尝上一口哈密瓜,那就等于白来一趟。这里的哈密瓜种类很多,个头也很大。切上一块放嘴里那么一咬,OH,MY GOD! 那种甘甜直接由味蕾沁入心脾,比谈场恋爱都觉得蜜甜。

吃完哈密瓜,我们向喀尔里克冰川出发。车子从天山山脉的东段一路攀升,随着海拔越来越高,风景也越来越美。走着走着,我们就被这美景拦住了车轮,下车后手里的手机“咔咔咔”地就迫不及待地拍起照片来。蔚蓝的天空上白云在肆意地流淌,碧绿的山坡上羊群在悠闲地吃着草,还有那健壮的小奶牛在母亲的怀里尽情地撒着欢吃着奶,这似乎是艺术片里才会有的场景。

位于哈密市伊吾县的喀尔里克冰川海拔4288米,是天山最东面的冰川。它向南滋养了哈密盆地,向北滋养了伊吾、巴里坤大草原,使天山南北成就了几千年的文明。但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全球的冰川都在消退,我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场景就是上面这个样子。不过还是满足了我们在夏天观看雪山的心愿。只是开车爬山的路比较难走,有好几次磕到汽车的底盘,让我们每走一步都捏着一把汗。爬到海拔三千多米的时候,汽车不能继续前行了,我们下车徒步前进。山谷里草特别绿,山上融化的雪水汇成的小河在山谷里潺潺流淌,山坡上野马自由奔跑,那种感觉简直就是到了世外桃源。这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度也算是让我们提前对高原有了一个初步适应,我的身体反应一切正常,身旁的的同事呼吸有点紧张。这个冰川让我们对这次惊险的旅行充满了深刻的印象。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寻找到传说中的天山雪莲。

从冰川下来之后,由于车辆出了点故障,我们决定临时改变行进路线。原来我们计划沿天山北麓直接去阿尔泰山的,这样只能先去乌鲁木齐保养车辆了。在赶往乌鲁木齐的途中,我们偶遇了在新疆排名第二的巴里坤大草原以及巴里坤湖,巴里坤的草原苍茫如海,一望无际。那泛滥漫溢的绿,在天山东路铺展开来,像碧波荡漾,一直连接到广阔的巴里坤湖。在古代,巴里坤县城是屯兵之地,从汉朝到清朝,都在这里屯有数十万重兵,薛仁贵、霍去病、樊梨花等等名将都曾在这里建功立业。出巴里坤县城往西,每隔一段距离便会有一座土筑的烽火台,这在古代也相当先进的防御战术了。古人有首诗对这里描绘得相当深刻:雾里辕门似有痕,浪传四十八营屯。可怜一夜风沙恶,埋没英雄在覆盆。慷慨悲壮之间,古战场的烈烈战旗仿佛又在随风起舞。

8月18日下午五点多,我们赶到乌鲁木齐对汽车进行车辆保养,仔细检查后,车辆没有大碍,只是底盘的护板磕了几道印。在乌鲁木齐稍作休整后,明天我们将继续向北进发。

在乌鲁木齐,如果不去一趟国际大巴扎,那将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为了不留遗憾,我第二天早早地就赶到了这里,结果人家十点才开门(乌鲁木齐比山东的时区要晚两个小时)。开门之后进去转了转,果然是大开眼见,里面的商品琳琅满目,充满西域风情。而且这里也是可以使用微信或支付宝付款的。

今天的计划是赶到可可托海,可是计划不如变化,由于导航失误,让我们多走了一段冤枉路。晚上竟然阴差阳错地赶到了油田城市克拉玛依。这里是国家重要的石油石化基地和新疆重点建设的新型工业化城市,位于准格尔盆地的西部,是欧亚大陆的中心区域,也是世界石油石化产业的聚集区。它就像一匹北方的苍狼,耸立在荒原之上。

从克拉玛依继续往北,一路上风景各异。一会儿是荒凉突兀的黄土坡,一会儿是草木繁盛的胡杨林,对比非常鲜明。

终于赶到了可可托海景区的可可苏里,这蓝天碧海、远山绿草的,跟到了天堂一样。这美景没有白白让我们赶了这近千公里的路程,真可谓不虚此行。在这水边散散步,哼一首小曲,那是歌里才有的感觉:想找个有海的地方和你荒度余生,踩着沙滩伴着夕阳听着海风。想找个有海的地方和你荒度余生,陪你伴着日出日落与世无争

我们此行的队伍总共是四人,最后一位同事从青海和宁夏做完技术支持后到乌鲁木齐跟我们汇合。队伍集合完毕后,我们第二天准备继续前行,开车途中又一次机缘巧合地偶遇了新疆国际大巴扎。既然是老天安排,那可得给老天个面子,于是我们又一次去里面尽情地游览了一番。


这是晚上八点四十的赛里木湖。山东老家的人们大多已经在夜幕下用过晚餐,可这里却依然艳阳高照。车窗外依然风景秀丽,我们的车轮依旧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如飞。


眼前的这条河,是灌溉着几万平方公里肥沃土地的伊犁河。这里的河水如此清澈,这里的物产如此丰富,行走在这里,就好像是回到了东部发达省份,伊犁这个地方能获得“塞外江南”的称号也是实至名归。

到新疆,如果不开车走一次独库公路,那将是一个终生的遗憾。这条中国十大自驾游最美公路之一的高速,一年中只有四个月可以通车,每年的十月到来年五月,这里都会雪满天山路,但一旦开封,这里就成了一条世界级的风景走廊。最虐不过独库公路,但是有多少残酷的虐,前方就有多少魅力无限的风景守候着你。

进入独库公路后行驶了七八十公里左右,新疆最大的草原——巴音布鲁克大草原展现在了我们面前。这个草原不只是一个传说,在沈腾拍摄的《飞驰人生》里面,巴音布鲁克被张弛的故事演绎的无限壮美、无限惊险。此生能有机会亲身体验一下这场视觉盛宴,实属三生有幸。巴音布鲁克没有海,Heroes never die!

前几天在喀尔里克看到的雪山只是冰山一角,在巴音布鲁克草原的南端,草原尽头的雪山却是连绵不绝,这里的空气中既弥漫着青草的芬芳,又回荡着雪山的清爽。真有种想在雪山顶上凌空飞翔的冲动

在炎炎酷暑的夏日,有机会跟雪山来个亲密接触,是我许久以来的一个自认为不切实际的幻想。但在这个夏季,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竟然真的变成了现实,这里海拔有点高,但一点也阻止不了我们拥抱雪山的热情。于是一首打油诗随口蹦了出来:八月爬雪山,海拔近三千。轻轻跑几步,张嘴使劲喘。

在炎炎酷暑的夏日,有机会跟雪山来个亲密接触,是我许久以来的一个自认为不切实际的幻想。但在这个夏季,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竟然真的变成了现实,这里海拔有点高,但一点也阻止不了我们拥抱雪山的热情。于是一首打油诗随口蹦了出来:八月爬雪山,海拔近三千。轻轻跑几步,张嘴使劲喘。

在塔克拉玛干的东端,是传说中的玉石之都——和田。在和田等着我们的,有热情好客的王总,还有美丽善舞的新疆姑娘,有热闹喧嚣的夜市,还有让人口水直流的烤全羊。感谢王总的热情款待,感谢这次远在他乡的旅行。

到了和田,就不得不提到和田玉,提到和田玉就不得不提到这条喀什玉龙河。大多数的和田玉都产自于这条河,说这条河是条玉龙一点不为过。王总的本意是带我们去当地的玉石市场买点和田玉,但我们觉得“买”在哪里都能买,但在喀什玉龙河里捡石头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于是我们就捡了一大兜不知道是否是玉的漂亮石头。

喀什是中国最西部的边陲城市。在喀什,杨姐给我们准备了极具南疆特色的烤鱼宴和从格鲁吉亚带回来的葡萄酒。杨姐也是从中国东部城市来到喀什从事康复行业的,在遥远的西域,我们吃着烤鱼,喝着葡萄酒,聊着行业和家乡的话题,这岂不就是传说中老乡见老乡的场景?

听杨姐讲,喀什还是清朝著名的香妃的故乡。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本以为那是编剧杜撰出来的人物,没想到竟然是确有此人,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在杨姐的带领下,我们兴致勃勃地参观了香妃的家和香妃墓,还有幸欣赏了热情洋溢的新疆歌舞。此次新疆之行可以说是收获颇丰。

友情提示一下,如果要去西藏的话,有好多地方都是要办理边境通行证的。为了办这张证,我们可谓是费劲了周折,先是打听到乌鲁木齐能办,结果乌市推到喀什,喀什又推到叶城,到了叶城之后,又推到了位于叶城郊区的锡亚提景区,而且景区门口不让进车,又步行了近两公里才到了办证处。建议出行前从老家提前办好边境通行证。

我们在叶城休整了一天,备好了药品和氧气,准备向着青藏高原进发。叶城是新藏线的起点,更是昆仑第一城。对于青藏高原,我既有着些许对高原反应的担心,又有着对世界屋脊的无限向往和憧憬,心情是相当地汹涌澎湃。简单的语言已经无法描述我此刻的心情了,正儿八经写首诗吧:

《心之方向》

因为血里有风/所以注定流浪/说走就走的旅行/怎会顾忌山高水长/心之所想便是方向

我的身后是新疆/我的眼前是西藏/穿越了万里征/我轻轻擦去风霜/六千米海拔的前方/等着探路者去闯荡

因为心中有梦/所以注定沧桑/不甘平庸的人生/哪里去想地老天荒/勇敢飞过便是辉煌

我用双手揖别家乡/我用双脚丈量远方/转过去倔强身影/我默默陷入苍茫/三百万广阔的脊梁/等着追梦者去踏访

这山不愧是巍巍昆仑,高耸入云、气势磅礴,联想起昆仑山无数的故事和传说,我们对昆仑山充满了敬仰和膜拜。

第一次到达接近五千米的海拔,必须要下车留个影。在这个海拔,我的身体状况一切正常,看来我对高原反应还有一定的抵抗力。

爬山的过程中碰到了好多运送物资的军车,他们在条件这么恶劣的地方守卫疆土非常不容易,向解放军同志表示致敬。临近傍晚,我们赶到了电视剧中常提到的三十里营房,电视剧《在那遥远的地方》里面对这个地方有多次提及。

告别三十里营房之后,我们走过了世界上最高的公路山口,闯过了死人沟,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很难体会到我们所经历的险境和考验,但值得欣慰的是我们凭着信念和毅力勇敢地闯了过来。

在叶城办的边境通行证只是阿里地区的,要到珠峰和拉萨的话还要到日土(阿里地区行政中心驻地)更换边境通行证。

在阿里地区换边境通行证的时候,我们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失误,当时办证处把原通行证收回了,而新通行证又没加阿里地区,我们以为已经在阿里地区就不需要加了,可没想到因此失去了一个去参观古格王朝的机会。据说这个王朝是吐蕃王朝瓦解之后一帮大臣建立的,而这个王朝的神秘之处在于世袭了16个国王之后竟在一夜之间突然彻底消失。这个王朝的遗址一直到1985年左右才又被重新发现。由于通行证上没有这个地区,我们无奈只得原路返回,直接向珠峰方向进发。幸亏我们带的水和食物比较充足,在海拔几千米的高原,在蓝天白云下面,我们享受了一场意义非凡的野餐。

过了古格王朝,在前往珠峰的路上我们竟然偶遇了世界中心——冈仁波齐神山。之所以称之为世界中心,是因为它同时被印度教、藏传佛教、古象雄佛法以及古耆那教认定为世界中心,同时也是世界公认的神山。这座神山常年积雪,一直是朝圣者和探险家心目中的神往之地,但是还没有人能够登上这座神山,或者说还没有人胆敢触犯这座世界的中心。这次旅行有失有得,这或许也是神灵在冥冥之中做的安排吧。

走最危险的路,看最美的风景,是我们此次环中国行的主题。经历了千山万水,历尽了坎坷无数,我们终于来到了珠穆朗玛峰的北大门。珠峰是我做梦都想到达的世界之巅,如今已经近在咫尺,正所谓有梦想就会有奇迹。

到达珠峰大本营附近的测量纪念碑处,望着远处雄伟的珠峰,我们感慨万千。登顶的事情我们做不到,那是专业登山队员才能完成的壮举。不过能够到达这个高度,能够到达珠峰脚下,这对于我们已经是个难得的奇迹了。闲言少叙,直接奉上在世界之巅即兴创作的七言诗吧:

《珠峰》

珠峰傲立插云霄,

勇者攀登胆气豪。

瞻过此峰观世界,

再无他山敢称高。

在珠峰上由于异常兴奋,做了几个大幅度动作的我们都有点缺氧,下山后赶到附近的拉孜县城,我们赶紧找了个诊所吸起氧来。不过,此生有幸登珠峰,纵使缺氧也英雄。

我们本来的计划是登完珠峰之后去拉萨,看完布达拉宫之后沿着雅鲁藏布江进入云南,然后再自南往北跑着业务回山东的,可是途中突然接到济南的电话,济南那边有紧急的事情要处理,于是我们断然决定改变路线,走青藏线出藏,然后从青海—甘肃—陕西—山西这条线回山东。返程途中,路过了长江的发源地——唐古拉山,这下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给上海的朋友说声“我在长江头,君在长江尾”了。

此次环中国行,我们驾驶着新买的越野车,走过草原,走过沙漠,爬过雪山,爬过高原,穿越了惊世绝美的独库公路,也穿越了险象环生的新藏线、青藏线。从济南出发时,我们的坐骑行驶里程只有几十公里,回到济南时里程表上的里程已经超过了一万五千公里。这是一次让我们终身难忘的旅行,将在我们的人生履历中增添一份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也是我们这帮年轻人在创业路上的探索和实践。未来的路更长更远,但我们必定会像这次远行一样,不怕风雨、无惧艰险地走出青春的精彩!


2019年11月 写于泉城济南



 
山东政法学院图书馆信息咨询部 联系方式:Email:tsgxzb@126.com 联系电话:0531-88599757